他们从上海联系了两个排的士兵
2021-03-22 21: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为了抢修,时任大桥局二桥处副总工程师的李家咸干脆带着技术人员和工人们,住在了5号桥墩上。“那时每天,有人专门划着小船,驶到5号桥墩附近,将馒头扔给他们。”任发德在一旁补充说道,“等到了他们嘴里,热馒头早变成冷馒头了。奋战了40多天后,沉井终于平稳地落在了墩位上。”

53年,他为大桥拍了6万多张“写真”

今年7月9日,江苏省长李学勇到北京会见了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就铁路建设一事进行了磋商,其中一项内容就是关于长江大桥公路桥的移交问题。据透露,会上明确,长江大桥公路桥移交地方一事今后由上海铁路局和南京市政府协商,进一步推进、落实。

任发德说,自己很幸运,有机会用镜头和大桥来个“亲密接触”。从刚开始修建沉井、桥墩,到大桥全线通车,任发德用镜头记录下了大桥每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为了拍照,他在大型吊车帮助下,下过60米江水,也在军用飞机的帮助下,上过9次天进行航拍……任发德说,过去的几十年里,他去过全国各地很多座大桥,最爱的依旧是南京长江大桥。

1969年9月21日,毛泽东来江苏视察,视察了南京长江大桥。

长江大桥通车时,曾有这样的描述:南京城里万人空巷,第一辆开过大桥的彩车上,有一尊高大的毛主席塑像。数十万人涌向桥头,后来有人看到,仅庆祝时挤掉的鞋子,就装了两卡车。

1960年1月18日正桥9号墩钢围笼浮运下水,宣布南京大桥正式开工。

记者了解到,目前双方还就一些细节问题要讨论,至于什么时候能正式移交,还没有明确。

虽然最近年年要修

大桥的“沧桑”

2002年,长江大桥进行了建成30年来首次大修工程,此后几乎每年都要修桥。“南京长江大桥1968年通车,40多年来,风雨侵蚀、过桥车辆荷载、车速提高以及材料老化等因素,均对桥梁造成了一定的损伤。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交通流量迅猛增加,现在每天通行的车辆已超出当初设计的6倍多。”南京桥工段相关负责人昨天告诉记者,大桥公路桥当初设计日车流量仅为1万多辆,现在日均车流量达到了9万辆左右,可以说,长江大桥一座桥揽了7~8座桥的活。不过,该负责人昨天强调,长江大桥“骨骼”仍旧很健康:“桥体的结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昨天,桥工段相关负责人透露,在大桥二处的家属区建桥新村里,大院里现在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很多人都重名,那时候哪家生了孩子,老大起名叫长江,老二就叫大桥,还有的干脆叫桥墩、钢梁、铁柱。

那一刻,最自豪

“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惊险!”已有87岁高龄的李家咸说,1964年9月,他们遇到了几十年不遇的凶猛秋洪。“当时5号墩沉井边锚钢绳被洪水冲断了,7000多吨的沉井不稳了,更危险的是,一旦牵引的钢绳被绷断、打到周围的铁驳船上,船上的万伏电量将严重威胁到施工人员的生命安全。”

但是“骨骼”很健康

今年3月份,全国人大代表,南京铁路办事处主任、党工委书记兼上海铁路局副局长姜曦晖接受快报记者采访时曾透露,被称为“文物桥”的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已初定将由铁路部门全部移交给南京地方政府。

住在桥墩,奋战40多天,“抢修止摆”成功

回忆当年,修建大桥时遇到的最惊险一幕自然也成了大家热议的话题。

任发德拍摄的长江大桥火车通车仪式

53年间,他近距离地为南京长江大桥拍摄了6万多张“写真”。 任发德把他的53年和南京长江大桥紧紧系在了一起。退休后,任老依然难舍那份“大桥情”,还常常带上他的“长枪短炮”,来到长江大桥上采风。

1956年 铁道部大桥工程局决定进行南京长江大桥勘测设计工作。

那一眼,最情深

铁路部门:正在推进中

据介绍,原先宝塔桥有家照相馆,大桥一通车,就改名为大桥照相馆,生意异常红火。同样以大桥命名的还有大桥饭店、大桥电影院、大桥牌烟花……就连第一辆南京地产自行车也是叫大桥牌,还要凭票才能买得到这种车。使用大桥图案的就更多了,火柴盒上、香烟盒上甚至十几年前的米袋子上还可以看到长江大桥雄伟壮丽的身影。

那一拍,最心爱

1968年9月30日铁路桥首先建成通车。

1967年8月15日大桥合龙。时为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曾调来约百辆坦克同时开过桥面,以检验大桥质量。

12月14日上午9点,中铁大桥局集团(原铁道部大桥工程局,以下简称大桥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会议室,比往日热闹了许多,曾经亲自参与大桥修建工作的桥梁专家李家咸、曹春元、万方等人,以及当年的一线工人们都从五湖四海赶回南京,参加聚会。遗憾的是,当年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委员会的成员们,好多已经离开了人世,但他们的儿女特意从外地赶来,代表父辈们参加聚会。

2013年12月29日,南京长江大桥就要45周岁了。当年参与修建工作的“大桥亲历者”们于12月14日,在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齐聚一堂,重温当年的历史。45年前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为了抢修发生摇摆的5号桥墩,他们直接住在桥墩上、吃了40多天冷馒头;为了记录大桥的每一个历史性时刻,他下过60米江水、也爬过高耸的桥头堡……

彭倍勤的父亲彭敏,曾担任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一职。彭倍勤说:“父亲生前,身体好的时候,每次来南京,都要来看一眼大桥!”她说,大桥在父亲乃至他们一家人心中的分量都很重,父亲总是将它牵挂于心,念念不忘。

1958年8月确定宝塔桥桥址方案为桥址建议方案,决定按公路、铁路两用桥设计。

除了照片,他还为大桥拍了26部科教纪录片。“那时候条件简陋,为了拍摄大桥的夜景,需要探照灯,那种探照灯只有上海的部队有,为了支持大桥建设,他们从上海联系了两个排的士兵,带来了两盏探照灯,我的拍摄才得以顺利完成。”

大桥的去向

公路桥啥时移交南京?

大桥建设简史

1958年9月成立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惠浴宇,副主任委员彭冲、彭敏、王治平。

那一幕,最惊险

大桥什么时候封闭大修?相关负责人表示,可能要等到公路桥移交地方以后。

大桥通车,南京城里万人空巷

他们每次来都要看一看大桥

据原铁道部大桥局摄影组组长、今年81岁高龄的任发德老先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每年到了南京长江大桥全线通车纪念日,大家都会自发聚会、庆祝,但今年也是大桥局的60年华诞,这次共有近60人参加。座谈会后,大家再次来到了南京长江大桥上。在南堡公园的展览大厅,大家观看了许多组大桥的“绝版”照片,这些珍贵的照片都是出自任发德之手。

1968年12月29日公路桥正式建成通车。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z362.com新疆乌鲁木齐市深益因势矿产品销售有限公司 - www.sz362.com版权所有